续情(杀穿校园跑ver.)

生活安乐时,创作绝望之诗;生活不如意时,写出生之喜悦。
评论是第一生产力,梦想是成为书面翻译(虽然更想学法)。
特别鸣谢↓↓↓

part.10 那矛盾对立寂灭之处,即是涅槃


诸伏景光深吸了一口,他不可能把这孩子带在身边,他现在很有可能暴露了身份,最要紧的就是毁掉自己胸口有家人和零信息的手机,组织清理他的人随时可能出现。


可是想要通知公安来接走这孩子也是不可能的,他已经……和公安断开了联系。


而且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他不愿意往那个方向去猜测,但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的,其实更有可能是等待他的刽子手。


这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可是他在那个血腥的训练场里已经看过了太多这样的孩子。


明明还不及大人的腰高,却紧紧的握住匕首,眼神像是野兽一样,只剩下纯粹的本能,撕咬自己的同类,做尽一切只为了生存。


孩童的恶被利用时,比大人更恐怖,因为他们并没有来得及学会尊重生命。


更何况她和他实在是太像了,可她不可能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死了,而且就算她活着的话……


他不由得比划了一下。大概已经和自己一样高了。


他不能不往组织的各种人体基因实验上去想,毕竟哪怕他和零尽量的避开,但有的还是躲不开的。


可是面前这孩子……诸伏景光看着她空洞的眼神,看着她血迹斑斑的外套,她看起来的确不像是一个孩子,可是她的眼睛是干净的。


也许以前的他看不出,但身为苏格兰威士忌的他已经能看得出,这孩子从没有沾染过血,至少没有亲手这么做过。


他没有向她走进,只倚靠着天台的边沿,女孩子也没有接近她,她安静的站在楼梯口看着他,两个人保持着默契的静默。


“……从那边下去的话,”他轻声的说:“绕过这里,在路口那里转弯,就能看到一家便利店,在那里报警吧,等他们来了会保护你的。”


女孩水蓝色的猫眼动了动,她静静地望过来,说:“不会的,他们会杀了我。”


来确认苏格兰威士忌,即公安卧底诸伏景光死活的,必然是组织在公安中的暗线或是他们的下属,这个时候,附近任何和警方联络有关的都会在他们的监控之下。


她和哥哥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诸伏景光顿住,他下意识的摸向手枪,但女孩仍然抬着那双眼睛看他,她没有动,所以他没办法用这个东西指着她,指向一个孩子。


也许组织的人做得到。他苦笑。她是什么意思呢?明明还是个孩子。果然是我不够小心被发现了吧。


唯独不想承认,那个最可能的猜测啊,那真是最糟糕的结果了。


“我不认得那家便利店,”女孩又开口了,她伸出一只布满血污的手:“你能带我去吗?”


诸伏景光低下头,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又什么都没说。


我带你去吧。他听到自己回答。不过只能送你到路口。


“到路口就够了,”诸伏一华珍惜的把自己的手放到哥哥宽大的手掌里,温热的,宽厚的,带着一层薄薄的枪茧:“到了那里,我的姐姐就会来接我了。”


她牵着哥哥走下了天台,两个人的脚步越来越快,到了最后是在飞也似的狂奔,仿佛要跑到世界的尽头,逃过背后尾随着的无尽宿命。


诸伏景光茫然的握着手枪,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这孩子真的是他的行刑人,他也有自保之力,甚至借助对方毁掉手机,乃至自尽,但是没有,女孩只是拉着他跑起来,跑了很久很久。


他们去的不是有便利店的那个路口,而是靠近了另一边,穿行在偏僻的小巷里。


现在毁掉那个的话。她说。会让人担心的。别忧愁,如果真的逃不掉,我会帮你的。


越是接近越是剧烈地心跳,冥冥中的预感在告知他,他将会遇到什么。


直到他们走到十字路口,那个黑色长发的女人回过头来,她的外套无影无踪,身上的制服早就破的不成样子,遍体鳞伤,拖着一条腿,就这样走过来,半边脸都是血污,可是她在笑,像是拿到了什么心爱礼品的小女孩。


他牵着的女孩同样在笑。


“谢谢你啦,小恶魔,”她俯下身,伸出手:“把我的外套还给我吧。”


女孩乖乖的把衣服递过去,还不忘吐槽:“好狼狈呀。”


女人倒是不怎么在意:“没办法嘛,还是有点能耐的,这群人,怪不得藏了这么多集。”


诸伏景光仿佛置身梦境,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下意识的想后退一步拔出枪,但女人已经先一步扑了过来。


枪口就抵在她的胸膛上,但她一点也不在意,只依恋的蹭蹭他的下巴,抱怨道:“哥哥,你怎么和高明哥一样留胡子了,高明哥还好,可是你的胡子好扎人。”好像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


可是她满身都是血,呼吸都是血腥味,诸伏景光不知道她是受了多重的伤才会这样拙劣的掩饰自己站不住的事实。


他匆忙的转开了枪口,嘴唇蠕动着,却说不出话。


他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这是他死而复生的妹妹,毕竟他们是同胞同生,只有这点绝不会认错,可是她……


这是公安的衣服吧?还有她手上带着余温的枪,也是警用型号。


他想起他一直以来的协助人,想起他与协助人莫名的默契。


原来是你吗?


可是那时候,你明明死了。他的大脑几乎一团混乱。这到底是为什么?高明哥知道吗?对了……


他又看向另一边的小女孩。


既然她是妹妹,那个孩子?


莫名的熟悉感,亲缘的吸引,相似的容貌……该不会妹妹已经结婚生子了吧!


诸伏景光瞳孔地震。


唐泽一华不用看就知道哥哥在想什么,她有一点好笑,道:“不是我女儿,哪里来的时间恋爱结婚,嗯,这事比较复杂,一会儿再说。”


她转头道:“风见。”


黑发寸头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墙的另一边:“唐泽小姐,您走的实在是太快了……”


“不要抱怨啦,”她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把哥哥的枪捡起来塞回他手上:“把苏格兰送到我准备的地方,先不要通知波本,组织肯定会对他有一次审讯,在那之后再说。对了,这件事不要上报。”


风见裕也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虽然名为协助人可官衔比自己大一级的小上司,但他没有提出异议:“是,唐泽小姐。”


他转头看向诸伏景光,恭敬地道:“诸伏先生,您暴露以后的保护措施已经开启了,还请您放心的和我走吧。”


保护措施,即对家人、对朋友的保护。诸伏景光松了一口气,他是见过风见裕也的,而且在这里的是一华,她不会骗自己,这样一来高明哥和松田他们就安全了。


但是……他板着脸拽过妹妹。这死孩子到底受了多少伤!


越看越心惊,多处刀伤擦伤灼伤也就算了,肩头和右腿都有枪伤,肩头的子弹甚至是很危险的擦着要害过去的。


“你先走吧,”唐泽一华任由哥哥翻来覆去的看,等他停了动作,才平静的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放心,哥哥,我会如约追上你的。”


诸伏景光当然是不放心她的,好不容易又死而复生的妹妹,但他不仅仅是诸伏景光。


“你自己小心一点,”他放开妹妹的手,叹了口气,那双对家人一向温和的猫眼里难得带了几分凌厉的气势:“等回去我再找你算账。”


“好可怕。”唐泽一华捧场的说,她任性的把自己脸上的血都蹭到了哥哥领子上作为报复。


目送着诸伏景光检查了车的制动器,然后坐上车,被风见裕也安全送走,唐泽一华这才收回目光。


她低下头噼里啪啦的按短讯。


“苏格兰,被日本公安救走了。”她笑着念出上面的内容,然后竖起屏幕给另一个人看。


诸伏一华看了她一眼,肯定的说:“你要完了,你身上有致命伤,怎么做到的?景光哥都没发现。”


“因为这具身体几乎不怎么会死的,”披着公安制服的唐泽一华抽着一只味道并不大的烟——诸伏一华认不出,不过她猜那绝对是苏格兰的。她抛掷着打火机,吹了个口哨:“是不是很像?”


“像什么?”诸伏一华问。


“魔法少女啊。”她拍着栏杆大笑起来,但很快的停了下来:“抱歉,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了,现在,嗯,算是有点神经质吧。”


诸伏一华很理解:“成功的救了哥哥,当然很开心。”


唐泽一华没有说话,她瞥了一眼小小的自己,蹲下来与她平视:“有理怎么样了呢?”


“我不知道,”诸伏一华摇了摇头:“我走的时候太早了。”


“这样啊,那我问你,”唐泽一华侧过头,轻声的说:“所谓的救了哥哥,是只要活着就可以了吗?”


诸伏一华微微的愣住了:“当然不是,可是我们已经成功了,接下来只要……”


“我那时果然是个小孩子,”唐泽一华感慨着,她轻轻的叹息道:“不,太晚了,不是这里,是从一开始。”


诸伏一华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她只看到自己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夸张的啊了一声倒在地上,咯咯咯的笑:“我好像失血过多了,”她如是说:“虽然不会死,但不能行动还是有点麻烦,能不能请你把那边的手机给我?”


她的确是濒死,可是有系统的存在,它是吸血虫,在这个阶段,它不会舍得让她死的,所以吊着一口命。


诸伏一华捡起手机,看她打电话给公安上司,结果却接通了降谷零。


急匆匆赶来却既没找到幼驯染,还听说了这倒霉孩子的冒险行为,以至于那颗波澜不惊的心脏也狠狠一颤的未来公安头子把她大骂一顿,想必听从了她话的风见裕也将来也逃不过这番攻击。


唐泽一华听他骂着,神色却很轻松,只交代了大致的脉络。


她和降谷零心照不宣,谁也没提诸伏景光的死活。


直到交换完信息,降谷零才缓和了口气,把手机交还给上司,上司沉稳的旁听了他们的对话,此时才直切重点:“唐泽。”


“是。”唐泽一华回应。


“你目前的状况如何,能否自己脱出?”上司问。


“……啊,这个,”唐泽一华神色莫名:“恐怕做不到吧。”


“那么,让降谷君去接应你。”上司这么说着,降谷零也在一边点了点头。


唐泽一华一顿,却拒绝了这个提议:“抱歉,我不认为让零来接我是好的选择,毕竟我们的交集不多。”


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心里感慨居然还嘲笑她,这具幼年的身体才是真的要撑不住了吧:“会有人来接我的,您放心。”


她挂掉了电话,诸伏一华仍然没有消失,她不由得抱怨:“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啊,让别人看到你可是个大麻烦。”


诸伏一华半月眼,真好意思啊,明明把自己送到这里的是她,现在却过河拆桥。


“大概你要找的那个人到了我就会回去了,”她没好气的拍掉她的手:“你要找的那个人是重要人物,系统不会让他看到我的,就像刚刚你在打电话的时候,如果我试图说话,也会被送回去。”


唐泽一华挑起那双蓝色的猫眼,赞赏道:“很快嘛,你找到了时空旅行的往返车票。那怎么不回去呢?”


诸伏一华沉默了,她轻轻的说:“我想……再看一看。”


“看什么?看真相?看我?还是看哥哥?”唐泽一华似笑非笑,她看着小时候的自己,感到无比怀念。


“……你好烦。”诸伏一华说。


“好过分啊,我就是未来的你,怎么还有人自己骂自己呢?”黑发猫眼的女人脸色白的透明,她说:“既然你想看,那就躲起来吧,祈祷那个人慢点找到你。放心,这不是它的力量,而是我的,年长了十几岁,好歹比你强点。”


于是她退开,隐匿在阴影中,看着那个黑色长发的男人一点点走上来。


“明美肯定很难过,”他说:“看到你这么做。”


“没办法啊,你需要一个人形血库,”唐泽一华笑了笑:“放心,我和哥哥是少见的同卵双胞胎,我们的基因血型几乎都是完全一样的,而且更没人知道他有个这样的妹妹,不会影响到你的任务。”


莱伊——真名为赤井秀一的男人摇了摇头:“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真要说的话,也会对我们不利吧,你没有和苏格兰说过吧,日本公安的抵触可不轻松啊。”


唐泽一华撇撇嘴:“酬劳啊,酬劳,女朋友帮你救出去了,她的妹妹也在努力中了,帮我点小忙啊。而且,”她笑了笑:“我这个人呢,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容易死。”


赤井秀一叹了口气,他再开口时已经恢复了莱伊的冷硬:“苏格兰威士忌的尸体你怎么解释?死无全尸永远会是个隐患。”


唐泽一华微微抬起头,她反问:“我们一定需要尸体吗?”


赤井秀一微微一愣,半晌后他低笑了起来:“原来如此,那么我没什么可说的了,该说……我要送你上路了,苏格兰。”


唐泽一华沉静的挥了挥手里的录音笔:“放心啦,我做好准备了,不会影响你们正常合作的——私人情绪我就管不了了。快点结束……”她脸上的神情真情实感的温柔了很多,在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别打扰你和明美姐约会,今晚她约你去看电影,电影票我帮你们买好啦。”


赤井秀一已经放弃劝说这孩子不要总是入侵自己的手机了,又或者说,他并不介意她这么做。


她已经人间失踪了十几年,只能偷偷摸摸借助这种方式看看在意的人,这样的回归也许正合她意。


他不是磨蹭的人,决定好后将枪提到了手上:“但是今天我只能和她道歉了,托你的福,一篇检讨也许都解决不了。”


沉闷的枪声响彻空荡的天台。


过了很久,诸伏一华以为她听不到她的声音了,但那个人低喘着,每一声都带着血气,她笑着说:“诶,是吗?我不会感到抱歉的,那是你的错,回去赎罪吧。”


诸伏一华闭上了眼睛,她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直接蹭过一边的窗棂,发出一声轻响,赤井随即警觉的看过来……


她的身影消散在一片虚无的风里。


————


秀一没有杀一华啦,无论是大小


这个一华不一定是一华,if存在很多个可能性和分支,可以根据前文和这章猜猜这个分支目前的走向和存活人员


怎么说呢,大概是一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蝴蝶翅膀的感觉


灵魂的交接是大一华的能力,不是系统的范畴,是唯一不受它控制的,但有一定程度会被它影响,而且这个东西不一定能成功,被系统签约的一华,与系统是绑定的,无论她想什么系统都会知道,只有不同时空的她在想什么才能达成隐瞒过系统


顺带一提,这次相见其实是大一华主导的,不是小一华


至于一华和景光同卵异性双胞胎,则是一个key,这里没有明说景光的生死是因为一华和零都顾及有可能的卧底,等到柯南元年透出场那个案件,除了感慨可惜的爱恋以外,他就大概确定景光还活着了


因为同dna同血型,所以在“致死量出血”现场的血不一定是景光的,而是一华的,所以这肯定是一个局


下一章就回去啦


评论(3)
热度(2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