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情(杀穿校园跑ver.)

生活安乐时,创作绝望之诗;生活不如意时,写出生之喜悦。
评论是第一生产力,梦想是成为书面翻译(虽然更想学法)。
特别鸣谢↓↓↓

Q:嗨老师,好久不见,因为感觉您三观我很欣赏所以想唐突的提问一下,如何面对别人的死亡呢?

哇,才看到不好意思!很久没翻提问箱

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难界定的,比如对于人和人的感觉是不同的,说的现实一点,对于陌生人的死,对于亲近的人的死,对于所爱之人的死,肯定是有不同的情绪态度

说是如何面对……不能面对也已经是事实了

与其说如何面对,倒不如说如何消化吧

我可能看得淡一些,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目前为止没有遇到我特别亲近的人的死亡,用时间去疗伤,慢慢的接受这件事,因为也许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没必要患得患失,因为迟早有一天会再相遇的,一切都有一个终点,他/她只是先一步坐上了列车向你挥挥手,把你留在站台

属于你的列车也在开,也在向你而来

我觉得人生,其实也算一种向死而生

可以看得出玻珠是一个绝望的画盲,把美女画成这个样子

是参考模板画的


臭脸巫师和缠上他、自称守护神的妖狐


(叼来自己的小垃圾jpg.)


被tag里的小可爱提醒了才发现,虽然写了117,但是我根本没参加企划………


不好意思,笨拙本人…………现在加群也来不及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处组1107任务报告|彩蛋】忌日快乐

在某个下午,我们刚出完任务,在值班室里待着,无事可做。


我正百无聊赖的用签字笔在本子上画井,看到萩在看一本书,很幼稚的书,上面还有些歪歪扭扭的蜡笔涂鸦,字也很大,明显是一本儿童画。


“你还会看这种书?”我想促狭他一下:“难道是年岁增长终于打算安定下来了吗?”


他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诶,小阵平,你在说什么,这是一个孩子给我的啦。”


“据说是远房的亲戚,这周要来我这里,我老姐摆脱我照顾一下,”他一边翻动着书页一边解释:“我有点不擅长应对这类型的孩子,所以先了解看看,从最喜欢的东西看起总没有错。”


“还有你不擅长应付的人?”我懒洋洋的把墨镜挂在手上转圈。


“...

【五一】砂金

“有想过休假吗?”在那个午后我犹豫再三,还是突兀的问出声。


“诶?”正蹲在地上被孩子们包围的五代抬起头来,他的神情是不做伪装的困惑:“一条先生是指什么?”


“之前你一直是旅行到各个地方的吧,”我走过去,倚靠在栏杆边,背对着他一口气说出来:“很久没有这样了,不会不习惯吗?”


“啊那个,”五代露出恍然的神色,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是会有一点,不过,也没有办法吧,我需要保护大家啊,毕竟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会什么时候出现。”


“一条先生也是,”他反过来,用温和的口气道:“怎么说呢,总感觉您绷得太紧了……”


他笑着竖起大拇指:“没关系的,一条先生。”


这时候我该也轻松的...

是简陋的诸伏景光忌日168h招募


实在不太会做宣图(鞠躬)


诸伏景光中心cp不限


文画或者其他不限


唯一要求是不允许有悔辱(任何角色)


从12月7日-12月14日(去掉13日)


最近被期中创死,被卡面代打磕死了


景光忌日诈尸回来搞企划


约稿私信,价内


【景零景万圣|10.31 11:00|】魂兮归来

上一棒:  @津布拉卡(日常分享bot) 


下一棒:   @周源-学习暂退版 


适配bgm:芝麻Mochi/电鸟个灯泡的《预兆》


————


Summary:我的本质不可摧毁,我心安,释然,从容生出新叶,我曾数百次地被从枝头劈开,虽经历了一切苦痛,仍爱着这个癫狂的世界。


“Hello,Hello,Helloween!Have a happy Halloween……”天刚刚暗下来,少年侦探团就欢天喜地的出了门,提着各自的糖果篮子大步走着,小孩子稚嫩的歌声传遍街道:“...

是约的万圣节的限定公安组和爆处组!没错!图上还有两只可爱的小幽灵喔,虽然其中一只不太高兴的样子……


降谷:喂你在做什么松田,来合影啊(微笑)


松田:放开我金发混蛋!你绝对是在公报私仇,啊!


萩原:他们真有活力啊,小诸伏


诸伏:一如既往呢(笑)


萩原:好!我们也不能落后!(wink wink jpg.)


1 / 139